微信

全国咨询电话:18310880035

【北京离婚律师】 父母出资,如何确定房子产权

北京离婚律师


父母出资,如何确定房子产权?由于房价的走高和我国结婚买房的传统,父母为子女出资购房的比例很大,由此也引发了诸多的权属纠纷,特别是以下几种情况需要当事人格外注意:一是一方父母婚前出全资购房,房屋登记在出资方子女及其配偶双方名下的情况,此时一般视为出资父母对子女及其配偶的赠与,但是该赠与属于附条件的赠与行为,如果双方未缔结婚姻关系或者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后未共同生活,实践中一般按照彩礼的规定处理,具体可以参考《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二是婚后一方父母出全资购房的情况,如果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一般认定为对子女的单独赠与,如果登记在另一方或者双方名下,一般认定为对夫妻的共同赠与;当然,如果仅仅支付首付款,通常认定房屋属于夫妻共同所有。三是一方父母婚前出首付,婚前取得房屋产权,婚后由夫妻双方共同偿还贷款的情况,此时,如果登记在出资方父母子女的一方名下,通常认定为登记人个人所有,但是其配偶可以主张婚后的房屋增值部分以及共同还贷的部分;如果登记在夫妻双方名下,一般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四是婚后双方父母出资购买房屋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的情况,此时一般认定各方按照父母出资的份额按份共有。本案中,虽然是婚后双方父母共同出资,但是登记在了双方名下,而且有离婚协议、房产证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的共同共有关系,所以原告的诉求未得到法院支持。

1583409579583769.jpg

当事人信息:

原告:柴某1,女,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满族,身份证号:XXXX。

被告:冯某1,男,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满族,身份证号:XXXX。                              

原告诉称:                                                                               

原告柴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依法分割北京市XX区XX家园某房屋,确认原告所占份额为64%,被告占份额为36%;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2013年3月2日登记结婚,婚后双方贷款购买了北京市XX区XX家园某号房屋,该房屋首付款由双方父母出资,贷款由原、被告偿还。2018年6月7日,双方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未对上述房屋进行明确分割。购买上述房屋时,原告家人出资比被告家人出资多200多万元,应该按照双方家庭出资比例分割,但被告不同意。离婚后双方就上述房屋的分割问题亦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原告认为应按照双方出资比例、兼顾公平、照顾女方的原则,依法对房屋进行分割,如果平均分割房屋,对女方显失公平,亦与婚姻法的基本精神相违背。现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

被告冯某1辩称,原告所述的结婚登记、离婚时间属实。涉诉房屋系婚后双方父母部分出资,部分公积金贷款购买并登记在双方名下,由双方偿还银行贷款。我认为双方父母的出资系对我们二人的赠与行为,根据不动产登记证显示,涉诉房屋的权利人为原、被告二人,权利情况为共同共有,说明双方父母的赠与行为已经完成。并且双方离婚时签署了离婚协议书,协议书中也对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进行了确认。因此,我同意对该房屋进行分割,但我认为该房屋属于原、被告夫妻双方共同共有,应当由双方平等分割,双方各占50%的产权份额。

审理查明:

本案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柴某1与冯某1于2013年3月2日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2016年9月15日,柴某1、冯某1与案外人杨某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了北京市XX区XX家园某号房屋,房价款为900万元,首付款为780万元,贷款金额为120万元。2017年2月8日,柴某1、冯某1与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XXX支行签订《住房公积金贷款借款合同》,约定柴某1、冯某1向北京银行借款120万元用于购买涉案房屋,借款月利率为2.70833‰,借款期限为26年,自2017年2月8日起至2043年2月8日止,按照自由还款方式进行还款,每月最低还款额为5664元。同日,该银行出具了《放款通知书》,扣款账号登记在冯某1名下。

2017年1月16日,柴某1、冯某1取得涉案房屋的不动产权证书,记载:权利人为冯某1、柴某1,共有份额为共同共有。

2018年6月7日,原、被告在北京市XX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离婚手续,并签署《离婚协议书》,约定:“夫妻双方婚后购有住房一套,坐落于北京市XX区XX家园某,登记在双方名下,属夫妻共有财产。首付来源于双方父母,公积金还款来源于夫妻共有存款,公积金贷款主贷人为男方。离婚后,该套房屋归男女双方共同所有(注:包括房内装修内附属设施及相关配套设施),男女双方共同自承担偿还该房屋的公积金贷款。该房屋公积金贷款全部偿还完毕后,男女双方自行协商房屋分割事宜。”庭审中,原、被告对《离婚协议书》的真实性不持异议。

审理中,原、被告均确认涉案房屋的首付款系由双方父母出资,且是双方父母对双方的赠与,现房屋贷款尚未还清。

庭审中,原告称,双方于2017年1月16日到XX区不动产登记大厅办理过户手续时,原告才知道产权证书上是可以记载产权份额的,如果记载共同共有就是各占50%的产权份额。原告当时明确向被告提出,因原告父母给付的首付款多,要求由原告占有三分之二的产权份额,被告占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被告不同意,并坚持要求各占一半的份额。因情况紧急,如果过号则要等一个多月后才能再次办理过户手续,将产生一百多万元的违约金,原告就同意办理了共同共有的不动产权证。对此,被告称,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时,原告确实提出她要占三分之二的产权份额,被告占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因被告认为双方是夫妻,是为了共同好好生活,份额上应该一人一半,不同意原告占份额多,被告占份额少,最终经原告同意办理了共同共有的产权证书。

庭审中,被告明确表示同意在本案中对涉案房屋进行产权分割,但要求各占50%的产权份额。

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北京市XX区XX家园某号房屋归柴某1、冯某1共同所有,各占二分之一的产权份额。

案件受理费25040元,由柴某1负担12520元(已交纳5275元,余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由冯某1负担12520元(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照撤回上诉处理。

律师总结:

本案为离婚财产纠纷,案件的争点是如何确定涉案房屋的共有份额。根据《婚姻法》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接受赠与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七条规定,婚后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该不动产可以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但另有约定的除外。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本案中,涉案房屋系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并登记在原、被告名下,系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根据庭审中查明的事实,原、被告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时即对涉案房屋的产权份额存在争议,原、被告均知晓共同共有即各占50%的产权份额,在此情况下,双方经协商办理了共同共有的不动产权证书。原告所述情况紧急,如果过号将产生高额违约金等理由,不能构成胁迫。此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未就产权份额达成口头或书面协议。且原、被告均认可双方父母为涉案房屋支出的首付款系对双方的赠与。故原告主张应按照双方父母支出的首付款比例分割涉案房屋的份额,理由不充分,未得到法院的支持。

 


上一篇:【北京分家析产律师】 转继承中能代位继承嘛? 下一篇:【北京继承律师】 事实收养的认定及其效力
发布日期:2020-03-05 20:00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