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全国咨询电话:18310880035

【北京分家析产律师】 转继承中能代位继承嘛?

北京分家析产律师


转继承中还能代位继承嘛?我国《继承法》没有明确规定转继承制度,但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的,就视为接受继承。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二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继承,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继承遗产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以及第五十三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受赠人表示接受遗赠,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接受遗赠的权利移转给他的继承人。据此,转继承制度实际上在我国已得到确认。代位继承是指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或被宣告死亡,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替被继承人子女的继承顺序,继承被继承人子女的应继承的遗产份额的制度。本案中,孙某2对房屋1享有1/2的份额,法定继承后,其母孙某3继承该房屋1/8的财产份额,那么在孙某3去世后,孙某2的子女是否有权根据代位继承的规定,代孙某2的位继承房屋1的份额,这就涉及到转继承中的代位继承问题。首先,没有法律规定转继承人必须健在;其次,代位继承权是一项法定权利,只要是法定继承,符合《继承法》第十一条规定的情况下,代位继承人就应当享有代位继承权;最后,就《继承法》的立法本意而言,是为了保护以家庭为单位的私有财产的合理流转,从继承法确定的继承人的顺序来看,其目的就是要确保遗产由与遗产有最大关联的人来继承,以使遗产免于落于旁系之手。所以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会认定转继承中代位继承的效力。

1583321931965288.jpg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某1,男,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汉族,身份证号:XXXX。

原告:孙某,男,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汉族,身份证号:XXXX。

被告:刘某2, 男,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汉族,身份证号:XXXX。

被告:王某,女,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汉族,身份证号:XXXX。

被告:祖某,女,住XX市XX区XX街道XX号,汉族,身份证号:XXXX。

原告诉称:

原告刘某1、原告孙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分割位于北京市XX区X1室房屋,确认该房屋归原告刘某1所有,原告刘某1支付刘某2、孙某折价款,被告协助原告刘某1办理上述房产的转移登记手续;2.依法分割位于北京市XX区X2房屋,由被告王某、刘某2支付原告刘某1房屋折价款800 001元;3.判令刘某3名下的银行存款12 552元归原告刘某1所有,被告祖某将上述款项返回给原告刘某1。

事实理由:刘某3与孙某2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两子,长子刘某1、次子刘某4。2004年2月孙某2去世,2005年1月刘某4去世。王某系刘某4妻子,刘某2系王某和刘某4之子。孙某2和刘某4去世时均未留遗嘱。2015年10月25日刘某3因病去世。2017年4月20日孙某2母亲孙某3去世,其继承人为原告孙某。XX区X1房屋系1994年刘某3与孙某2出资购买的公有房屋。XX区X2房屋登记在刘某4名下,由刘某3出资购买。2015年8月10日,由代书人倪某代书,康某和吴某为见证人,刘某3立下遗嘱,根据遗嘱内容可知,刘某3自愿将XX区X1房屋和XX区X2房屋中属于其个人所有的部分在其去世后全部给刘某1,自愿将所有的银行存款以及其他属于其个人所有的全部财产在去世后全部给刘某1,刘某1须保证其现在的老伴(即祖某)在XX区X1房屋居住直至去世。刘某3去世后,刘某1依照刘某3的遗嘱同意祖某居住在XX区X1房屋内。2016年3月,刘某1突然得知祖某与刘某3于2015年9月29日领取了结婚证。刘某1曾以遗嘱继承纠纷为由提起诉讼,因涉及孙某2母亲孙某3等一系列问题撤诉。现再次提起诉讼。

被告辩称:

被告刘某2、被告王某共同辩称:首先,不认可刘某1所称刘某3所立遗嘱的真实性,且刘某3去世前立所谓的遗嘱后将XX区X1房屋的产权变更为刘某3、祖某共有,刘某3已用自己的行为明确否定了之前的遗嘱。第二,XX区X1房屋是刘某3、孙某2共有财产,刘某3无权单方变更为其与祖某共同所有;第三,XX区X2房屋登记在刘某4名下,是刘某4与王某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与祖某无关。综上,王某、刘某2主张XX区X2房屋的所有权,即该套房屋由二人共同继承所有,各享有50%的产权份额,二人支付其他继承人折价款;王某、刘某2不主张XX区X1房屋的所有权,但要求获得该房屋所有权的继承人支付折价款。

被告祖某辩称:第一,祖某与被继承人刘某3在2004年6月认识,刘某3妻子去世后,祖某和刘某3一起共同生活直到刘某3病逝,在这11年多的时间,一直是祖某在照顾刘某3,特别是在刘某3生病之后,故祖某同意分割刘某3名下的财产,但至少要分得一半以上的份额。第二,刘某3去世后银行账户中的存款12 552元,包括暖气费7272元和工资5280元,不同意上述款项归刘某1所有。综上,祖某主张XX区X1房屋的所有权,给付刘某1、刘某2房屋折价款;祖某不主张XX区X2房屋的所有权,要求王某、刘某2支付相应的折价款。

审理查明:

刘某3与孙某2原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二子,分别为刘某1、刘某4。刘某4与王某于1999年8月11日登记结婚,刘某2系二人之子。孙某3系孙某2之母,孙某系孙某3之子。孙某2于2004年2月26日去世,刘某4于2005年1月10日去世,刘某3于2015年10月25日去世。孙某3于2017年4月12日去世。

XX区X1房屋系刘某3于1994年从XX县工商局购买,登记在刘某3名下。2015年9月29日,刘某3与祖某登记结婚。当天,祖某与刘某3签订了《夫妻间房屋所有权归属协议》,并将XX区X1房屋的所有权变更为刘某3、祖某共同共有。上述《夫妻间房屋所有权归属协议》已经生效的XXXX号民事判决书、XXXX号民事判决书确认无效。

XX区X2房屋于2003年8月12日登记在刘某4名下。该套房屋产权登记档案中的《单位出售公有住宅楼房合同书》显示卖方为北京市XX区XX建设开发总公司、买方为刘某4,落款日期处为空白;该房屋对应的北京市房地产开发企业销售专用发票上有“京地税(95)”字样,载明的购房单位为“刘某4”,其中“刚”字是划掉“志”字后边的字后加上去,开票时间为:95年9月6日;该房屋的售房登记表显示的购房单位为“刘某4”,其中“刚”字是在盖章后加上去的,落款处的购房人签字处为“刘XX”,落款日期为一九九五年九月六日。

对于该套房屋的交易情况,刘某1主张购买于1995年,虽以刘某4名义购买,但由刘某3出资。王某则主张XX区X2房屋是在其与刘某4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从刘XX处购买,由其与刘某4共同出资,但未提交刘某4与刘XX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及付款记录。庭审中,本院当庭拨打刘某1提供的刘XX手机号,刘XX表示从未购买过XX区X2房屋,该房屋与其没有任何关系。

刘某3名下的卡号为XXX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显示,2015年11月2日收入7272元,2015年11月26日收入5280元。上述款项已由祖某支取。

刘某1主张被继承人刘某3生前立有遗嘱,自愿将名下房产及存款由刘某1继承,并提交了《遗嘱》。《遗嘱》内容如下:“立遗嘱人:刘某3…立遗嘱人刘某3与孙某2在XX区有房产一套,该房产为1994年立遗嘱人刘某3与孙某2出资购买的公有房屋,房屋坐落于XX区X1号,房屋所有权人登记为刘某3,房产证号:京房权证X字第XXXX号,面积76.48平米,孙某2去世时未留有遗嘱,登记在次子刘某4名下坐落于XX区X2号的房产由立遗嘱人刘某3出资购买,次子刘某4去世时未留有遗嘱,立遗嘱人与王某、刘某2均为刘某4的法定继承人。立遗嘱人刘某3对上述两套房产均享有合法权利,为了家庭和睦,防止出现纠纷,特立遗嘱如下:1.我自愿将上述两套房产中属于我个人所有的部分在我去世后全部给我的长子刘某1;2.我自愿将我所有的银行存款以及其他属于我个人所有的全部财产在我去世后全部给我的长子刘某1;3.本遗嘱订立后与上述遗嘱内容相矛盾的遗嘱或其他协议书,承诺书全部作废;4.在我去世后,我的长子刘某1须保证我现在的老伴有权利在XX区X1号居住,直至去世。上述遗嘱是我本人真实意思表示,我本人在订立遗嘱时意识清醒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订立遗嘱过程中未受到任何威胁,胁迫或者其他能够使我本人作出非本人意思表示的情形,本人其他亲属或者其他任何第三人不得干涉刘某1继承本人财产。…立遗嘱人:刘某3, 代书人:倪某 ,见证人:吴某 ,见证人:康某。 2015年8月10号。该《遗嘱》落款处的“刘某3”、“倪某”、“吴某”、“康某”上均摁有手印。

王某、刘某2、祖某不认可《遗嘱》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主张:第一,该遗嘱所表达的内容超过了一个非专业法律人士的知识;第二,该遗嘱不符合继承法规定的形式要件,倪某非实际的代书人;第三,刘某1有不诚信行为,有伪造证据之嫌疑,其曾在本案之前提起过诉讼,并出示了一份《协议书》,如果真有该份遗嘱,没必要拿出《协议书》主张分割财产;第四,即使该遗嘱是真实的,刘某3在之后也用自己的行为变更了遗嘱。

本院在审理刘某1诉刘某2、王某、祖某、孙某3继承纠纷一案中,为证明刘某3生前曾有分家的意思且曾立遗嘱,刘某1提交了照片、《协议书》并申请证人倪某、吴某、康某出庭作证。其中,照片日期为2015年8月10日,照片中有刘某3、康某、吴某、倪某,照片显示,刘某3坐在病床上,倪某在病床边书写遗嘱,刘某3在遗嘱的落款处签字及摁手印;《协议书》内容如下:“一、位于XX区X2室的房屋归王某、刘某2所有。二、位于XX区X1室的房屋归刘某1所有。三、刘某3及其现配偶对位于XX区X1室的房屋享有无条件的居住,均可以在该房屋居住终老,父亲刘某3生活由儿子刘某1照料。四、刘某2因未满18周岁未成年,在校读书不能到场,由其监护人王某全权代表,若今后因本协议之内容发生法律纠纷均由王某个人承担。五、位于XX区X2室的房屋在办理变更登记时刘某3应给予配合。签字:刘某3 刘某1 2015年6月19日”,落款处的“刘某3”、“刘某1”上均摁有手印。证人倪某出庭作证称刘某3所立《遗嘱》是由其代书,写完后又给刘某3念了一遍,刘某3在遗嘱上签了字,在场人有刘某1、张X燕(刘某1之妻)、康某、吴某,康某、吴某是证明人,二人也在遗嘱上签了字。证人康某出庭作证称刘某3在医院立遗嘱时其也在场,遗嘱不是倪某代书的就是刘某1的妻子代书的,时间太长记不清楚了,遗嘱写完之后由刘某1的妻子念了一遍,康某作为见证人在遗嘱上签字,遗嘱上倪某、吴某、刘某3的签字及手印也都是他们本人所为。证人吴某出庭作证称,遗嘱是刘某3口述的,有代书人倪某所写,写完之后向刘某3念了一遍,其作为见证人在遗嘱上签字,遗嘱上其他人的签字都是他们本人所为。

刘某2、王某不认可照片、《协议书》及证人证言的真实性,称照片没有时间、地点,主张《协议书》上无王某的签字,且不能确定是否为刘某3的真实意思表示,主张证人康某没有陈述出谁写的遗嘱,谁宣读的遗嘱,且遗嘱中连房产证号等细节都写的特别清楚,不合常理。

祖某认可照片拍摄日期是2015年8月10日,不认可《协议书》和证人证言的真实性。祖某主张《协议书》是打印的,签字不能确定是在白纸上签的还是打印之后签的,不能作为刘某3分家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刘某2 2015年7月13日拿到协议书时上面是没有日期的。

庭审中,王某、刘某2申请对《遗嘱》中代书人签字处中的“倪某”与《遗嘱》中的内容是否为同一人所以写进行鉴定,经摇号选定的鉴定机构为北京XX物证鉴定中心。因双方均无法提交鉴定机构要求的鉴定样本,最终未进行鉴定。

庭审中,刘某1主张对刘某3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并提交了丧葬费及火化费收据、发票、北京市医疗住院收费票据、收条、陪护派工单等予以证明。刘某2、王某、祖某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证明目的。

庭审中,因双方对涉案两套房屋价格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经双方当事人同意,本院随机摇号确定由北京XX房地产资询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涉案两套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2018年4月25日,该公司出具房地产估价结果报告:XX区X1号房屋在2018年4月10日的市场价值为2 741 502元,XX区X2号房屋在2018年4月10日的市场价值为2 400 003元。刘某1垫付了上述两套房屋的评估费14 283元。

另,审理中,刘某1明确表示放弃继承刘某3名下的卡号为XXX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中的存款。

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9条、第52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北京市XX区X1房屋由原告刘某1继承所有,被告祖某、被告王某、被告刘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协助原告刘某1办理上述房屋产权的变更登记手续;

二、北京市XX区X2房屋由被告王某、被告刘某2共同继承所有,各自享有百分之五十的产权份额;

三、原告刘某1支付原告孙某房屋折价款171 344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四、被告王某支付原告刘某1房屋折价款285 771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五、被告刘某2支付原告刘某1房屋折价款200 099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六、驳回原告刘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7 790元,由原告刘某1、原告孙某共同负担19 116元(已交纳);由被告王某、被告刘某2、被告祖某各自负担9558元,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评估费14 283元,由原告刘某1负担7483元(已交纳),由被告王某、刘某2共同负担68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给原告刘某1。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律师总结:

本案为分家析产纠纷,案件的争点是确定涉案房屋的权属和刘某3的遗嘱效力。对于XX区X1号房屋,因刘某3与祖某于2015年9月29日签订的《夫妻间房屋所有权归属协议》已经被生效判决确认无效,故该房屋的权属应恢复至签订之前的状态。根据查明的事实,该房产购买于被继承人刘某3和被继承人孙某2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二人夫妻共同财产,刘某3与孙某2各享有该房屋50%的所有权。对于XX区X2号房屋,根据查明的事实,该房屋对应的北京市房地产开发企业销售专用发票出具于1995年9月6日,购房单位载明为刘某4,而王某与刘某4于1999年8月11日登记结婚,显然该房屋的实际购买时间早于二人的结婚时间。王某虽主张该房屋是其与刘某4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从刘XX处购买,但未提交任何能够佐证与刘XX之间存在房屋买卖关系的证据,故法院认定XX区X2号房屋应属于刘某4的婚前个人财产。关于遗嘱的效力问题,第一,该遗嘱是刘某3的真实意思表示。根据刘某1提交的代书遗嘱的现场照片显示,该遗嘱上刘某3的签字系刘某3本人所为。祖某、王某、刘某2虽主张遗嘱由刘某1伪造,非刘某3真实意思表示,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第二,该遗嘱具备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结合本案中遗嘱尾部的见证人、代书人签字、代书遗嘱的现场照片以及见证人出庭作证情况来看,该遗嘱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倪某、吴某、康某在场见证,由其中一名见证人倪某代书,由全部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故,该份遗嘱合法有效。

 


上一篇:【北京继承律师】 如何拟定一份有效的遗嘱? 下一篇:【北京离婚律师】 父母出资,如何确定房子产权
发布日期:2020-03-04 19:39 浏览: